2.真糊塗魁星被吊

風颱過後,又再一陣的大雨,到了此地步,任是神通廣大的玄天上帝,亦無奈他何了。只是日日坐困愁城,不拘繼續落了半月。雨猶原不晴。本來是一個步罡踏斗的無產者,無甚麼積蓄,可憐三位餓了好幾日,只有領受廟祀的清茶止飢,雖然紅面康元帥是快落籠,那青面趙元帥就擋不住了,對著上帝爺說,你每日坐在座頂阮二人在座下,俗語說的好,坐不知竪的艱苦。我比不得汝若無早早設法一條的活路。阮二人已經竪不住了,上帝爺被他三言二語,責任上亦過意不去,不拘平素所管是龜精蛇怪。一毛不拔,而且絲亳不諒情,時時刻刻踏住龜蛇,那龜子蛇孫存著汝看我氆氆我看汝霧霧的念頭。自然是告借無門了,不得已把一頂銅鍍金的通天冠脫下,令康趙二元帥,提往打銀街,同裕當店典借幾文錢。作糴米之用。自己顧不著披頭散髮了。康趙二元帥雖是不忍見他這樣的體統,因為腹肚空虛,就不惜面皮,勉強應一聲的遵命,馬上二人提來同裕當出五千錢,急急忙忙由萬福庵,對著米街走來,湊巧路經媽祖宮口,庭前一堆團團圍住喝著出寶入寶,一時動著好奇心,近前一看,原來是天上聖母的手下,千里眼順風耳,在那堜蛺寶。康趙二元帥,自想今日所當五千錢,乃是主公的通天冠,後日上天庭的時,成甚麼體統。不如將此五千錢與千里眼順風耳決一場輸贏,僥倖若賭贏,就可以贖回通天冠,日日費用亦不免煩惱了,豈不是兩全其美嗎?主意定當,伸手亦去拋璉寶,不拘一位是眼觀四方的千里眼,一位是耳聽八達的順風耳,康趙二元帥不是他的敵手,未幾分間,五千錢輸得空囊赤手,康趙面面相看無法趕回廟來,對著上帝爺糊糊塗塗講了。是在媽祖宮口被一個獠牙大漢千里眼搶去了,那上帝爺忍不住三尸神暴跳,七竅內生烟,即時赤著雙腳,提劍向著媽祖宮口趕來,千里眼順風耳見勢面不好,將廟門關住己逃之夭夭去了。任使上帝爺在宮前肆口亂罵,也不出來理會他,正在大發神威的時候,適遇文昌祠的魁星要往關帝廟,訪問武聖,原來魁星千里眼,同是一樣面目,那上帝爺誤認是千里眼,不分皂白,祭起捆妖索。命黃巾力士將他魁星?斗縛住,吊在上帝廟前示眾,可憐的魁星爺,無辜受屈。